農民日報頭版頭條報道北川涅槃鳳凰振翅飛越貧困線

2019-08-23 09:12文章來源: 北川縣
字體:【    】 打印

全文如下:

 

北川縣桂溪鎮甘溪小學在廢墟中重建,現在已經具備了從幼兒園到小學的教學配置,能夠為周邊的適齡兒童提供安全舒適的學習環境。圖為該校五年級一班的學生沖著鏡頭露出開心的笑容。

要在推動產業發展、民生改善等方面繼續發力,把人民家園建設得更加美好。——習近平

富強”“民主”“文明”“和諧”……

飛針走線,絲線斑斕,24個字的核心價值觀躍然上。時值盛夏,四川省北川縣,八位5歲至70歲年齡跨度的繡娘,用傳承了千年的羌繡技法,繡制了一幅《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向共和國七十華誕獻禮。

第一次拿起繡針的5歲小姑娘諾晗,在大人指導下,繡出一朵寓意吉祥的羊角花。小諾晗童聲稚嫩:盼望習爺爺,還有所有關心幫助過北川的人們,多到新北川來看一看。

20118月,廢墟中崛起的北川新縣城落成,時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國家副主席的習近平同志來到北川,他走進從簡易板房搬進新居的王康平家中,女主人陳世瓊送上自己親手繡制的羊角花。習近平祝福大家:要讓日子過得更紅火!

如今北川人的日子,扎扎實實地紅火了。

這座在2008“5·12汶川特大地震中受災范圍最廣、傷亡人數最多,唯一必須進行整體異址重建的縣城,從極重災區原地起立、發展起跳,于20188月一舉摘下貧困帽子,全縣貧困發生率下降至0.16%,農民人均可支配收入達到震前5倍以上,縣域經濟挺進四川省51個少數民族縣前十強。

24萬北川人在秦巴山區最南端,書寫了一部氣壯山河的救災史、波瀾壯闊的重建史、震撼人心的脫貧史。

這是一場在廢墟上發起的脫貧攻堅戰——“底子再薄,也不給國家拖后腿

每次我下鄉調研,看到點光禿禿的石頭山反而放心一些,越是草木蔥蘢的地方,越怕土層疏松,是次生災害的隱患。主政北川5年,縣委書記賴俊已經成了半個地質學家

2014年精準扶貧摸底排查時,北川全縣每3個村里就有一個貧困村,每7名農村人口就有一個貧困人口。

縣委班子把縣域地圖擺在會議桌上分析戰情:往大了看,北川集5·12特大地震極重災區、少數民族地區、革命老區、秦巴山連片特困地區和邊遠山區五區一身,先天不足,后天難補;往小了看,貧困人口中,因致貧占了相當大的比例,有的家庭連一根針都沒有帶出來,有的家庭因意外造成傷殘,脫貧難度大;再回過身子看,在抗震救災、恢復重建和連年搶險中連軸轉了數年的北川干部,硬仗一個接著一個,脫貧攻堅這場硬仗到底還能不能吃得住”“打得動

習近平同志十年之內三次探訪災區,他深情寄語,要在推動產業發展、民生改善等方面繼續發力,把人民家園建設得更加美好。這是黨和人民賦予我們的歷史使命,絕不能畏難退縮。賴俊在全縣脫貧攻堅專題研討會上擲地有聲,咱北川底子再薄,也不給國家拖后腿。

基于全域均受災嚴重的縣情,北川全縣6909名干部打破了貧困戶與非貧困戶的界限,奔赴一線,與50408戶農戶全域結親幫扶,聚起了北川脫貧攻堅最大合力

8年前,習近平同志看望王康平一家人的時候,王家的女孩王方芳剛剛參加工作,站在客廳一角怯怯地聽。總書記注意到了,指著沙發讓我坐下,叮囑我們,工作上要努力,生活上要開心,日子要越過越好。王方芳回憶道。

如今的王方芳,已經在陳家壩鄉平溝村當了兩年的第一書記

開始駐村工作的第一個月,王方芳和駐村工作隊就遇到了大暴雨,海拔1000多米的村子被困成了孤島。退水后,王方芳組織全村人開壩壩會,連年遭受自然災害的村民有些垂頭喪氣,她把握筆的手使勁攥成了拳頭:路斷了,咱們再修更寬敞的;地泡了,咱們換種更好的品種。駐村工作隊跟大家保證,年底殺年豬的時候,咱村人不會少吃一口肉。

個子小小,像個女學生,可干勁兒還真不一般。村民們嘀咕。平溝村黨支部書記肖琳卻看得更仔細:洪水漲起來的時候,她挨家挨戶排查險情,腳趾甲蓋走翻了,換雙球鞋繼續跑。一個小故事,顯示出第一書記王方芳身上那股拼勁兒。

派最能打的人,高質量打贏。北川把脫貧攻堅當成了淬煉干部的主戰場。縣局單位的一把手每人身上都有扶貧任務,白天當村長,晚上當局長,硬是做到了魚與熊掌兼得712名干部到一線駐村幫扶、蹲點掛鉤,加強貧困村兩委建設,在千百年來的蜀道難之地,硬是實現了行政村100%通公路、通寬帶,80%的村民家門口通上了入戶路。

在一封《來自扶貧干部的致歉信》里,扶貧干部黃亞龍對一出生就被送到山東老家的小女兒說的話,道出了北川縣扶貧干部的情懷與心聲:其實,在我們縣里,有很多叔叔阿姨,跟爸爸一樣,甚至比爸爸犧牲更多。人不能只想著自己,總得追求點什么,我們都是為了脫貧奔小康這個中華兒女共同的中國夢而努力奮斗,也是為了你以后能生活在一個更加繁榮、和諧、幸福的社會。

這是一場云朵民族的芳華綻放——“我們羌鄉,從來沒有像現在這么紅火過

手機屏幕在靜音狀態亮起,正在上課的何萍照例沒有理會。安頓好住校的幼兒孩子們午休,何萍接到綿陽市委辦公室打來的電話:你的信總書記收到了,上午你漏接的電話,是總書記委托的同志打給你的。他們請我們向你轉達——總書記問你好,問孩子們好,希望你在工作崗位上取得更好的成績,希望甘溪小學越來越好。

何萍跳起來,總書記給甘溪小學回電話了!

20086月,習近平同志冒著余震來到還是板房小學的桂溪鎮甘溪小學。面對驚魂未定的孩子,習近平告訴大家:黨和國家時刻關心著你們,一定會給你們建一所更好的學校,希望你們勇敢地面對災難,努力學習,長大后做對國家有用的人才。

20182月,習近平總書記再次深入川蜀腹地看望貧困群眾的消息,讓何萍激動不已,甘溪小學十年來的變化像放電影一樣在她眼前閃過。她鋪開信紙,給總書記寫了一封信。信中,她說了很多很多:當年坐在教室第一排跟習近平同志對話的羌族小女孩梅寶藝已經考上了師范大學,馬上也會成為一名人民教師;板房小學有了漂亮的校舍,老師們成立了送教小組,給殘障孩子送教,不讓一個孩子掉隊;桂溪鎮大變樣,村民們改廚房改廁所建院壩建入戶路……“經濟發達了,老百姓真正過上了好日子!

作為全國唯一的羌族自治縣,北川已經全面實現15年免費教育,全縣適齡學生入學率100%,建檔立卡貧困學生資助率100%,標準化中心校建設達標率100%

北川的孩子,從沒像現在這么幸福過。何萍告訴記者,羌族群眾常年聚居于高山或半山地帶,被稱為云朵上的民族。山路崎嶇,居住分散,過去輟學情況嚴重。如今,33個村級幼教點覆蓋了310個行政村,距離遠的孩子吃住在學校,享受學費、書費、餐費、學雜費全免和生活補助。老師們一天24小時在崗,課上是老師,課下是父母。

辛苦是值得的。很多孩子成了家長的小老師,周末回家,要檢查家長被子疊得整不整齊,院子掃得干不干凈。送孩子來上學的老鄉說,有娃娃督促著,村里干凈了,連吵架都少了。何萍說,真希望總書記再回甘溪小學看看,他當時給孩子們承諾的一切,都已經實現了。

熱切希望總書記再來看看的,還有吉娜羌寨的村委會主任王孝虎。

碉樓高聳入云,羌紅迎風招展,壘石而成的民居沿著山勢蜿蜒而上。喝一杯羌族小伙兒釀制的咂酒,踩一雙羌族姑娘繡出的云云鞋,圍著篝火跳一支熱情奔放的鍋莊舞,是吉娜羌寨鄉親們的日常,也吸引著來自四面八方的游客。

“5·12”地震時,吉娜羌寨71座民居有69座倒塌,26位鄉親遇難。王孝虎曾經以為村子完了。原址重建,每棟民居都使勁把地基往深里打。當村子完成重建,象征神靈的白石再次擺上村口的祈愿臺,鄉親們仰望自己的村莊,突然意識到,他們習以為常的羌族文化是多么的美好寶貴。
    “2011
8月,習近平同志赴四川考察第一站就來到吉娜羌寨。當時的村寨剛落成,村民們尋思著要向旅游業轉型。他聽了很高興,稱贊經濟發展的思路很好,希望大家注重多元化發展,因地制宜,進一步開拓增收門路。王孝虎回憶說。

如今的吉娜羌寨,在鄉親們的不懈奮斗下,成功創建了國家5A級旅游景點,全村90%以上的農戶開起了羌家樂、茶樓和家庭旅館。站在村里最高的四角碉樓上向下望,一處可以容納上百輛房車的現代化房車營地正在修建中,傳統與現代的交融碰撞,給古老的村寨帶來了歷久彌新的魅力。

恩達羌寨、黑水羌寨、西窩羌寨……北川縣36個特色村寨沿著鄉間公路次第綻放風采,全域旅游的格局正在逐步形成。

2017年十九大召開前夕,北川縣桃龍鄉正是莊稼收獲的季節。各村寨藏、羌、漢三個民族的脫貧群眾,用金燦燦的玉米和火紅的辣椒拼出一面長5.3米、寬3.5米的黨旗。村民李本華捧著火紅的辣椒辣得眨眼睛:吃苦耐勞了上千年,我們羌鄉,從來沒像現在這么紅火過。

這是一場充滿智慧的北川探索——“天下沒有破不了的題,辦法總比困難多

北川脫貧了,可新的難題依舊不少。縣城整體易址重建,很多村莊也整體搬遷,耕居分離現象嚴重,貧困群眾一旦上了年紀,生活保障何來;剛摘帽的貧困群眾,致富能力還不強,返貧風險高,有效遏制新的返貧、致貧現象,如何實現;從高質量脫貧到高質量發展,北川新的經濟增長點在何處?

吉娜羌寨王成兵和李慧瓊老兩口的農家樂曾經是全寨最火的,最忙的一天,燉了180只土雞。前些年兩口子擼起袖子加油干,很快還清了重建新居的欠款。今年,70多歲的老兩口合計著把農家樂關掉,身體確實吃不消了。可停掉了農家樂,心里不慌。2013年政府就幫我們上全了各類保險,如今兩人每月養老保險收入加起來2000多元。閑暇時候,繡一些羌繡請鄉親代賣,日子也過得不錯。

養老保險+醫療保險+大病保險,北川創造性地將失地農民、耕居分離貧困群眾納入城鎮養老保險范圍,以精準扶貧為契機,多渠道籌措貧困群眾的參保經費,讓貧困人口、低保對象和特困人員百分之百參合參保,從根本上保障年老貧困群眾脫貧不返貧、生病不返貧。

咋也不該讓老劉騎電動車。說起家中幾個月前發生的事故,永安鎮大安村村民王鳳凰還沒有從悲痛中走出來。4月份,丈夫劉加才用電動三輪摩托車帶著妻女返家,山路窄滑,偏偏被對面開遠光的大車晃了眼,意外翻車后,劉加才因腦膜大面積出血不幸離世,醫院還有7萬元醫療費待繳。
劉加才屬于無證駕駛機動車,既無法向對方索賠,又無法合規納入貧困戶醫療報銷。王鳳凰覺得頂梁柱倒了,塌天了

群眾的困難千差萬別,發生的事情千頭萬緒。可我們相信天下沒有破不了題,辦法總比困難多。北川縣扶貧局局長韓國軍說。

北川縣探索的臨界貧困預警處理機制開始啟動。通過網格化的臨界貧困監測體系,王鳳凰一家的情況迅速觸發了幫扶人優先處置村鎮統籌處置縣級綜合處置三層預警,由縣聯席會議召集組織部、永安鎮、扶貧局、衛健局等多個部門兩次開會討論,最終通過扶貧日捐款3000元、部門幫扶資金3000元、第一書記工作經費3000元、企業捐款9000元,4萬元提請臨界貧困預警處置基金解決的方式,解除了王鳳凰一家的醫療負擔。同時,為王鳳凰安排公益性崗位,為其正在上學的女兒啟動教育幫扶機制,這個不幸的家庭迎來了雪中送炭

機動靈活,反應迅速,用創新舉措為貧困群眾實實在在解決問題,目前,北川有多項脫貧攻堅的經驗做法,得到全省乃至全國的認可和推廣。韓國軍告訴記者。

北川新縣城所在地取名永昌鎮,寄以永遠繁榮昌盛的美好愿望。頑強生長的綠植早已覆蓋掉山川的傷口,制度創新和產業升級正在譜寫嶄新藍圖。山東產業園、通航產業園、新材料工業園、智慧家具工業園、農產品加工園五大園區成為北川經濟發展的新的增長點,貧困戶進,與山間的秀美羌寨遙相呼應。

北川電商產業港成了93個貧困村的特色農產品集中展示區。四通八達的物流體系每天將鄉親們需要的工業產品送下鄉,再將鄉親們的黑豬、土雞、羌繡和草編工藝品收集上來,規范包裝,發往全國各地。

我給你編一只丹頂鶴吧。記者在產業港內見到禹里鎮大灣村的村民王興碧,她靈巧地取出幾片棕葉,手指上下翻飛,草編技藝是我們北川的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羌族姑娘從小就喜歡扎堆在一起比誰編得好。如今草編就像這丹頂鶴,帶著我們飛出大山,飛向好日子了。

王興碧嘴上說著,手沒停,不消一會兒,一只惟妙惟肖的仙鶴展翅欲飛。

瀏覽次數:

掃描二維碼隨身看資訊

正在閱讀:農民日報頭版頭條報道北川涅槃鳳凰振翅飛越貧困線